“十三太保”张占义



 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中,超英的搭档占义性格直爽幽默,二人都有一种骨子里的“豪侠之气”。


张占义1971年出生在深州镇大榆林村。他的大家族人口不少,都非常贫寒,父亲和叔叔小时曾有外出乞讨的经历。尽管如此,家族成员们还是在艰辛的生活中保持着幽默诙谐、乐观阳光的一面,从祖父那一辈就多是“豪爽重义气的性情中人”。《深州县志》中有张占义三爷爷的记载——张毛永,1918年生人,1939年参军,120师战士,1941年牺牲于平汉路。


张占义的父亲开过香坊(制作线香),改革开放后先是摆地摊,后来在村里开了家百货商店。


到了张占义这一辈,家族依旧人丁兴旺,张占义有3个姐姐,算上叔伯兄弟姊妹,一共19人。“弟兄们当中数我最小,排行十三”,他也因此有了个颇有江湖气的称呼“十三太保”。


张占义从小过的是苦日子。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,他很小就跟着父亲在生产队里喂牲口。再大一些,放了学要去拔草,回家给牲口拌草、出棚、上垫脚,还要帮父母看店卖东西、记账,和父亲一起套驴车去县城进货。14岁的时候,父亲身体开始不好,像挑水这样的重活儿,他也得担起来。


张占义小时候成绩不错,而且酷爱文艺,但父亲一直反对他从事表演行当,也不支持他往外走。“他说你上学成绩再好也别想高升高转,咱家就你自己,得顶门立户,能识文断字算个账就行了……”现在提起来,张占义还是有些不平。


初中毕业后,张占义辍学务农。他拉着借来的柴油机、水泵去浇地,背着沉重的喷雾器给庄稼打药,麦收季节天热得难受,身上被麦子划得又红又疼。有一次拉粮食,半路上毛驴不听话,一车麦子翻倒在狭窄的乡间小路上,他急得哭了起来……


姐姐们陆续出嫁,父亲去世,1989年张占义接过了商店生意。不久,他结婚生子,开始外出务工。先是在深州、衡水,后来去过沈阳、北京、天津,当过面点师、组装工、建筑工,卖过饼丝,承包过果园。2007年全国农业普查时,他在村里当过协管员。2009年,张占义被朋友介绍到深州市住建局,在市政工程处当临时工,后来转正到了督查部门。


生活中遭遇种种挫折,曾一度让张占义心情郁闷。是写作,帮他释放了不少压力。他在业余时间写散文、诗歌、小品剧本,二十几岁就走进了村里老年人创办的夕阳红诗社,和那些老秀才们有过不少交流探讨。


出演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之前,张占义就有一些表演经验,曾参加过晚会小品、广告片和微电影(《桃花朵朵开》《工会乔主席》《向北深处》)的演出录制,由此被推荐给导演徐磊试镜。


这次电影拍摄过程,给了他很多不一样的感受。


    “拍戏真不容易,大中午没有休息过。拍夜戏,有时就是通宵。”张占义说,有时同一个镜头要反复拍好多遍,对非职业演员来说是很大的挑战。


“职业演员演的是角色,我们是表演自己。”张占义印象最深的一段戏,是树河外甥跟超英讨要医药费的那场冲突。占义替超英出头,过去理论,言语不合,占义冲上去就要打树河外甥……“平时我也这样,看不惯就得说出来。”他说,自己在这场戏中的表现,就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。


 2018年9月初,电影顺利杀青。“一共在深州拍了28天。”张占义说,电影的后期制作又用了多半年时间。


起初,张占义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值并不高。他曾问徐磊,“徐导,电影拍成了,咱们能在河北电视台上看到吗?”徐磊实话实说,自己计划全国公映。张占义认为,徐磊是在吹牛。


2019年春天,张占义又接了一个电影。他在唐奉镇试镜,碰巧徐磊也去了,“占义哥,我跟你吹了呗?”


“没有没有,真没吹。”


那时候,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已经定下了档期,11月29日公映。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