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图片 专题 时评 日报 晚报 环保 视频 女人 论坛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游 手机版 衡水湖
  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鉴赏收藏 老照片 历史钩沉 文化衡水 新书上架 衡水文艺 文学经典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衡水文艺 >
那个怀瑾握瑜的人走了(张敬国)
时间:2018-09-13 06:17   来源:衡水新闻网—衡水晚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
那个怀瑾握瑜的人走了

——怀念师姐马少华

张敬国
  
  虽然,三年前就知道她得了很严重的疾病;虽然,在医院看望她时,也预感到生命无常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要离我们而去;但当我的师姐马少华去世的噩耗传来时,还是被撕心裂肺的疼痛击倒,忍不住放声悲哭,不能自持。少华姐,你挺过了酷热难捱的夏日,在这秋风送爽、硕果飘香的美好季节里,你怎么竟然走了呢?你刚刚六十岁,英年早逝,留给亲人、同事、朋友们的是无尽的泪水和深切的思念。
  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幽静的墙角,有几枝梅花冒着严寒独自开放,远远望去,知道那洁白的一片,不是雪花,因为一阵阵幽香扑鼻而来。王安石的《咏梅》,是师姐马少华一生品格的真实写照。她的正直、善良、坚强、高洁的美好品德,像冰清玉洁的梅花,映红了她60年的人生之路。
  我和少华姐相识于37年前的金秋。1981年9月25日,我来到河北大学中文系报到。同宿舍的六个室友大多来自县城,穿着洋气,性格开朗,大家很快结成对子,欢天喜地逛校园去了,宿舍里剩下我一个来自乡村、只有17 岁的丑小鸭,惶恐、想家、想哭,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。这时,响起了温柔的敲门声,我打开门,一个梳着马尾辫,身材苗条,面容清秀的大姐姐文雅地问:“枣强县的张敬国在这个宿舍吗?”我诧异地说:“我就是呀。”她自我介绍叫马少华,从新生报到的名单上看到我的名字和籍贯,来认老乡。少华姐提议,要带着我在河大校园里走走,熟悉一下环境。我不禁喜出望外,心中的忧郁一扫而光。于是,天高云淡,我跟着少华姐在美丽的河大校园里徜徉着。少华姐领着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是河大图书馆,她特意领我到外国文学借阅区,叮嘱我要多读一些世界名著,特别推荐了俄罗斯文学,她说,中文系的学生知识面要宽广,要有深厚的文学功底,我把她的话牢牢记在心里。从图书馆出来我们又去了少华姐的宿舍,以便我有什么困难能及时找到她,然后她领我去食堂打饭,所有校园里的重要地点,少华姐都带着我一一走过,并细心叮嘱。她的善良、认真、细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可惜的是,我和少华姐在河大相处了很短的时光,过了春节,他们77级的学生就毕业离校了。
  如今,时光流逝,37年过去了,但1981年那个24岁青春盎然、英气逼人的少华姐音容笑貌宛如昨日。
  1985年,我从河大毕业,分配到衡水广播电台当记者,又和少华姐成为同行。从学校毕业短短几年,她已脱颖而出成为衡水日报的知名记者,马红莉、马少华、马素菊“三马”并驾齐驱,是衡水新闻界名声在外的才女。我亲眼见证了少华姐热爱新闻事业并为之奋斗奉献的人生历程。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。”作为1977 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,四年的苦读,奠定了少华姐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强大气场,消息、通讯、言论等各种新闻体裁,少华姐信手拈来,一篇篇接地气、冒热气、有才气的新闻作品,源源不断出自她的笔下。我认真读着她在《衡水日报》发表的各类文章,并剪贴下来,作为自己写作的范文和前进的动力。一次,偶然读到她写著名诗人姚振函老师的散文,白描手法、朴素大气、文笔灵动、情感饱满,竟一口气读了好几遍,还傻傻地、认真地打电话向她谈了读后感,引起了少华姐爽朗的笑声。人如其文,文如其人,她朴素而真挚的文风和她的为人一样,有一种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自然美。
  2006 年,《衡水晚报》筹备创刊,在社长杨淑强的带领下,少华姐和刘正言、王建英三位报社元老承担起了《衡水晚报》创刊的工作,她被任命为晚报副总编,工作开始了新的征程、新的挑战。一方面对招聘来的青年学生手把手教采访技巧、教稿件写作,常常是记者的一篇稿子,她要反复修改四五遍,对记者、编辑严格要求,精益求精;另一方面,在晚报版面定位、栏目设置、稿件策划甚至采访人物上,她都要亲力亲为,为一张新生的报纸呕心沥血,兢兢业业,倾注了心血和汗水。2007年1月1日,《衡水晚报》成功创刊,少华姐被年轻的记者、编辑们称为新闻生涯的领路恩师。
  保尔·柯察金曾经说过:“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,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。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: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,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!”在新闻事业上功成名就的少华姐,离开报社后又发挥余热,创办《滨湖画报》,做推动衡水文化繁荣的引导者和践行者,让文化之树在新时代里枝繁叶茂。年过不惑创业创新,少华姐瘦弱的外表下是一颗跃动的青春之心,她的激情澎湃、她的吃苦耐劳、她的赤子之心,让无数朋友敬佩不已。策划、组版、记者、编辑、审稿、校对、总编,她身兼数职;招聘、租房、水电暖、印刷、搬家等一地鸡毛,她默默承受。就像牟书铭老师写给她的悼诗:静静的,她并不多说,却带着一身正气和不让须眉的优秀品格。《滨湖画报》承载着她对衡水这片热土的深沉情感,对衡水文化的无限热爱。只是如今,少华姐却再也不能坚守她挚爱的文化事业了。
  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生活给她以艰辛,她却报之以坚韧。经历了生活的变故、慈父的离世和创业的艰辛等等大的事件,少华姐没有抱怨,没有戾气,她永远是意气风发的状态,是满满的昂扬向上的正能量,是风清云淡、宠辱不惊的从容,坚强乐观是她的品格。2015 年5 月,少华姐在北京体检时,发现肝上长了三个米粒大小的黑点,6月,在北京成功做了手术。她的病情牵动着报社同事们的心,大家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她的消息,关心她、看见她的心情焦急而迫切。7 月份的一天,我正在外面办事,王平权社长打来了电话,说少华姐到报社来了。在王社长的办公室,想之念之的少华姐身穿红色上衣,面容稍瘦,精神抖擞,风采依旧,并不见一丝病态。我说:“少华姐,我们正要去看你。”她高兴地说:“不用给大家添麻烦,我看你们来了。”少华姐来报社的消息不胫而走,在我的办公室里,满满一屋子的人围着她,诉说工作和家庭近况,开心地谈了一上午,少华姐才恋恋不舍地回家。
  岁月平静地度过,病魔也似乎销声匿迹,谁知凶险并没有过去,2018年春节,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:少华姐在北京住院,病情再度恶化。今年3 月,去她家里看望从北京回衡的少华姐,病魔已经折磨得她非常消瘦。我们坐在明亮的客厅里,室外春光明媚,室内暖意融融,少华姐看起来精神很好。大家说啊说啊,本来说好只坐10分钟,但不知不觉间,40分钟过去了,我忽然想起她身体承受不了,起身说:“少华姐,你休息吧,我们走了。”大家起身往门口走,我借低头换拖鞋之际抹去满眼的泪水,回头一看,少华姐定定地坐在沙发上,并没有起身,她深情地望着我们,充满了留恋和不舍,一瞬间大家怔住了。客厅里毫无声息,时光仿佛静止……
  斯人已逝,友谊长存。她去世后,一些温馨的画面不时映出脑海,温暖着我的心灵。少华姐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,特别是穿衣打扮率性简约,厨艺做饭马马虎虎。春天里,青青的田野,荠菜蓬蓬勃勃,士霞姐采摘了满满一包,相约在红莉姐家包饺子,调馅是个技术活,红莉、士霞是当之无愧的高手,我是个懒人,只做剥蒜、倒醋打下手的活,少华姐认为她擀皮不错,自告奋勇擀饺子皮。第一张擀出来,士霞眉头一扬,说:“少华,皮太厚,薄些!”第二张:“少华,中间一个大疙瘩,不行!”第三张还是不行。士霞索性说:“少华,你别擀了,让红莉来。”我在一旁忍不住对少华姐说:“心灵手巧的人都操心劳累的,是为他人做嫁衣裳,只有懒人才是有福之人。”听了我的观点,少华姐开心地哈哈大笑。我们吃着鲜鲜的饺子,随心所欲聊天交流。常言说,谁人背后无人说,哪个背后不说人,但少华姐是女人中的极品,飞短流长,是是非非,到了少华姐那里就是绝缘体。在她面前,你尽可以敞开心扉,她只静静地倾听,而不会传播任何负能量。50岁以前,我还是会忍不住愤青一下。一次,就一个现象我直通通地发表意见,并不知涉及到了少华姐的朋友,红莉用眼神制止我说下去,可惜我是个近视眼,并不能察言观色。善解人意的少华姐看出了端倪,为我可爱的鲁莽开心得不得了。
  2017 年8 月的一天,在外地疗养且身体尚好的少华姐打来电话,说:“敬国,我编的《今读老照片》一书还有20多本,分送给大家吧。”我一时错愕无语,心头一阵疼痛,慌乱中我问少华姐:“送给谁你还拉名单吗?”她说:“你看着给吧,我放心。”到了下午,厚厚的一摞装帧精美散发着墨香的书送到了我的办公室,少华姐又给我发了短信:

  敬国,这两年我身体又折腾,年近60的我,倍感人生无常,而各种情意绵绵,感恩所有帮助过我的人,愿报社永恒!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少华敬上
 
  按照少华姐的嘱托,我把《今读老照片》一书送给了报社优秀的记者编辑们。谁知,这竟是她给我们的最后留念。
  有人这样形容人生的生离死别:人生是一列驶向坟墓的列车,沿途布满了站点,在行驶的过程中,我们的亲人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不得不中途下车,纵有万般不忍,我们也要挥手告别。再见了,少华姐!谨以此文献给你,愿你在天国安息!
 
(责任编辑:wat)
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  衡水文化
·童年游戏
·陈超,一位纯正的学人
·2018秋季新华书香节巡展活动衡水
·一代铮臣马中锡(江童燕)
·压轿娃
·文人书
·衡水晚报特稿:童年游戏
·让艺术充盈人生——访艺术家张韫
  热点新闻
·纪录片商业化不应沦为产品推销
·文化类节目的新趋向
·警用装备为清东陵保护区公安分局
·“北京大外环”今起全线通车
·网络短视频火爆现象分析
·新零售时代 实体书店如何探路未
·8月天宇将上演“天狗吃日”等四
·河北省文化产业协会旗袍文化专业
  老照片
看青(陈福顺)
看青(陈福
青壮年华 军旅生涯(袁荣三)
青壮年华 
一道命令奔岗南——追忆我的恩师王春华、张秀英夫妇
一道命令奔
打“霸王鞭”(王长青)
打“霸王鞭
难忘当年从军路(吕同瑞)
难忘当年从
黑板报(汤培茵)
黑板报(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