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新闻 演出资讯 读书 文学经典 衡水文艺 新书上架 文化衡水 历史钩沉 老照片 鉴赏收藏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读书 >
鲁迅的乡愁
时间:2019-04-09 09:58   来源:衡水新闻网—衡水晚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鲁迅的乡愁

李树德

1919年12月,鲁迅从北京回到故乡绍兴,与同族的十多户本家协商,共同卖掉了新台门老宅子,一切办理完毕后,带着母亲、妻子和三弟回到北京。

1921年1月,鲁迅把这次回乡的经历,艺术地再现在他的小说《故乡》里面。小说《故乡》是用第一人称写的,作为文学作品的《故乡》,经过了作者的想象、虚构和加工,所以我们不能说,小说中的“我”就是鲁迅,但里面“我”的思想感情却是反映了鲁迅真实的思想感情。

《故乡》负载着鲁迅浓浓的乡愁。乡愁与故乡的萧条、破败、冷漠有关;和“我”远离故乡,漂泊远方有关,更与“我”的记忆有关。记忆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引发了他的乡愁。

我冒着严寒,回到相隔二千余里,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……

渐近故乡时,天气又阴晦了,冷风吹进船舱中,呜呜的响,从篷隙向外一望,苍黄的天底下,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,没有一些活气。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。

啊!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记得的故乡?

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。我的故乡好得多了。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,说出他的佳处来,却又没有影像,没有言辞了。……于是我自己解释说:故乡本也如此,——虽然没有进步,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,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,因为我这次回乡,本没有什么好心绪。

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,军阀混战,民不聊生,农村的凋蔽和萧条,可想而知,鲁迅把眼前的悲凉景象,归于自己当时的心情所致,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。从这里,我们可以窥见鲁迅先生内心最为柔软的乡愁。

村庄的凋零、老屋的荒芜,固然使鲁迅心情悲凉,然而最使他感到心痛的却是故乡的人。能让他多少看到“美丽的故乡”的章闰土从海边来了。二十年前那个“项带银圈,手捏一柄钢叉”的“十一二岁的少年”,随着岁月已经消失,站在他眼前的是:

他身材增加了一倍;先前的紫色的圆脸,已经变作灰黄,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;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,周围都肿得通红,这我知道,在海边种地的人,终日吹着海风,大抵是这样的。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,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,浑身瑟索着;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,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,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,像是松树皮了。

当闰土叫他“老爷”的时候,先生打了一个寒战,知道现在他们之间被一层可悲的厚障壁隔膜了。先生更意识到此闰土已非彼闰土,此故乡已非彼故乡。

鲁迅希望他与闰土的后辈,“不再像我,又大家隔膜起来”,但随即他又对此加以否定,把“我”的“希望”与闰土的偶像相提并论,因而感到希望的“茫远”,感到一种难以实现的虚无缥缈,这仍然是他心灵情绪的流落,一种无奈的悲凉。至此,乡愁的情绪达到了极致。

鲁迅在《故乡》的最后感叹道:“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”。我感觉,先生表面说的是“希望”,其实说的还是归来与离去间的“乡愁”。

(责任编辑:丹微)
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阅读推荐
专题策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