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一年,从黄土高坡到雪域高原,从大山深处到棚户陋室,习近平总书记先后深入江西、安徽、宁夏、青海等革命老区和贫困地区视察调研,并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,向全党全
  • 习近平对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活动作出重要指示时强调,要广泛宣传学习先进典型,全党全社会切实把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落到实处,不断夺取脱贫攻坚战新胜利。
  • 【砥砺奋进的五年·蹲点贫困村调研采访】通溪桥的路

    时间:2017-05-19 11:17   来源:光明网
    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    在通溪桥村,路的故事还在延续,好生活正在走来。

    山道弯弯见证干群情 三次修筑铺就致富路

    通溪桥的路

    光明日报记者 唐湘岳

      4月29日,记者驻村蹲点第一天,从湖南省安化县烟溪镇出发,行至半道,汽车停下。

      镇长孟志刚说:“村里刚修复加宽的水泥路还没干,我们步行进去。”

    通溪桥的路

    通溪桥村人自己修筑的公路。光明日报记者 唐湘岳摄

      公路沿溪修筑。峡谷深深,溪水潺潺。这条4.5米宽的水泥马路把记者引进了烟溪镇通溪桥村。

      依稀可见青石板路痕迹。通溪桥村位于雪峰山脉峡谷地带,毗邻怀化市溆浦县。自古以来,这条山道是湖南中东部通往大西南的必经之路。山道太窄,太险,太难走,以前常有村民失足掉入深潭。

      1970年,通溪桥村决定自力更生修筑一条能跑汽车的路。

      村民刘益汉在洞龙坑地段回忆:“这里最险,两边是岩石,下面是深潭。我们腰缠绳索,吊在悬崖绝壁上,用铁锤钢钎打炮眼,光这一段,炸药就用了几吨。真是愚公移山。”

      1976年,3米多宽12公里长的乡村公路终于建成。

      2006年,国家实施乡村公路硬化工程。政府拨款加上村民自筹经费,泥土路变成了水泥路。

      2016年7月,连降暴雨,通溪桥村的农田和公路被一场特大山洪冲得七零八落,惨不忍睹。镇党委书记夏跃平领着干部,冒雨查看灾情,与大家商量道路清理及后续修复方案。沉重的选择再一次摆在面前:等援助,还是靠自己?村民大会接连开了四次。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——标语张贴在醒目的地方。村民代表大会决定:不等不靠不要,自力更生修复并加宽公路。

      记者驻村蹲点时,工程正进入尾声。5月9日20时,一场村民与村干部的对话在村部进行。村民畅所欲言发表对村干部的意见、对工程的疑问。村干部耐心讲解国家政策,公布相关账目。夜半,会议结束。踏着月光走回住处,蛙声、虫鸣和谐鸣奏,记者为村党支部获得百姓的信任与支持倍感欣慰。

      然而,记者夜不能寐。通溪桥村是个贫困村,目前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59户,223人。村里没有集体企业和收入,修复公路全靠政府的支持和全村老百姓自筹经费。为恢复和加宽公路,尽管政府多方筹资45万元,但灾害损失太大,村里目前仍欠债290万元。

      怎么办?

      村党支部书记刘生廷对记者说:“我是乡村医生,当了村干部,就得负责任。怎样治好我们村的穷病呢?打针吃药是必需的,这就好比是国家的扶贫政策和扶贫队的作用。但对于病人来说,精神不能被疾病压垮,得讲志气,得奋发图强。我和村干部以私人担保找银行贷款60万元,付了部分工程款。我们心里清楚,修路是脱贫的必然选择,好比做个大手术,要出血,要痛。不痛干部,痛谁?”

      “人是要有精神的。你们不等不靠,干得好!至于村里的实际困难,我们一定想办法支持解决!”5月11日,县委书记熊哲文来通溪桥村调研后,对村干部说。

      12日晚,在村部,会议开到深夜。上级让村里报项目,并将给予资金支持。大伙商定了今年需要开展的项目:水毁公路扫尾工程;水毁农田恢复;油茶基地建设;土猪、土鸡生态养殖……

      在通溪桥村,路的故事还在延续,好生活正在走来。

    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05月19日 01版)

    (责任编辑:water)

    声明:
    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    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    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hsxww1@163.com
    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